精选分类 男生 女生 完本 排行 书单 专题 原创专区
爱读原创文学 > 都市现言 > 无上宠妃 > 第 1 章

无上宠妃 第 1 章

作者:竹韵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18-05-24 20:00:00 来源:本站原创

“柳姑娘到了。”

书房内,镇南王府小王爷褚子墨和他的幕僚正低语,听见书房外丫鬟的这话,两人停下交谈。

帘子被丫鬟掀起,清瘦的少女款步而来。她低着头上前几步,抬眸时目光落到陌生的幕僚身上,有些错愕。

幕僚起身捏着扇子躬身行礼。

“柳姑娘安。”

他不着痕迹打量着眼前少女。

身量娇小,眉目清隽如画。依旧穿着白衫,鬓角簪着白绒花。她低着眸丝琪静静,比之上个月所见时,瞧着要清减几分。

幕僚收回目光,心中几分了然。

怕又是被太妃给苛责了。

柳丝琪是镇南王府收养的女儿,三个月前刚及笄。

传言她父是镇南王麾下的士军,刚出生就没有了父母,被好心的老藩王收养在身边,自幼教导着长大。

因为是养女,从小长在后宅,不是王府中人几乎都不得知。

南郡这边都知道,镇南王府的敏郡主姿容甚美。他如果不是上个月走错路,无意中瞥见,都不知道王府里,这位一直默默无名的柳姑娘,比起王府美名远播的敏郡主,更是姿容娇俏。

犹如空谷里无人之境盛开的幽兰。

让人想要攀折。

就像……

他不着痕迹看了眼褚子墨。

异性兄妹,自幼一起长大。他从王爷还是世子时期就一直跟着,对小王爷的心思再清楚不过。

异姓兄长对自己养妹动了心,若是没有阻碍,收入房中也没有什么。

偏他对王府的事太清楚。身为养女的柳丝琪,一点都不讨太妃喜欢。太妃对她近乎愤恨的厌恶。

在老王爷去世后,太妃屡屡针对柳丝琪,又是日日折腾她早起听训,又是克扣她饮食用度,罚在小佛堂里抄经。偏生这个心无城府的傻丫头,只当太妃是关心她,喜滋滋地给太妃做了抹额以表孝心,昨儿才送过去。

小王爷想要柳丝琪,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太妃绝对不会让她留在王府。就算没有太妃,那个骄横跋扈的郡主,怎么可能允许这个养妹成为自己的嫂嫂。

同样,谋士,也不希望自己的主子身边有一个能牵动他心思的异变。

还好,主子是个有大谋的人,懂得小舍。

幕僚笑得和气,对柳丝琪也是恭恭敬敬。

柳丝琪心里茫然,避开身没受礼。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自己的院子读书抄经,前日丫鬟来说,王爷找她有事。

小王爷找她,怎么这里还有个该是和王爷谈正经事的府中人?

有些不合规矩呀。

她规规矩矩给小王爷行了个礼,小心翼翼选了左侧一个靠后的位置坐下,一言不发,扣着手指有些纳闷。

王府里,太妃是她义母,还有郡主姐姐,都是与她多有来往的,这位养兄其实与她并无什么交集。究竟能有什么事,要请她来这书房里说?

“琪妹妹……”褚子墨一见柳丝琪,心魂动荡,喊着她的时候,也是无尽的缠绵悱恻。

“咳。”青衫文士看着王爷的目光,捂唇咳了咳,充满提示。

褚子墨眼神一变。半响,他分清主次,开了口。

“琪妹妹,有件事,为兄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

褚子墨纵使满眼无奈与愧疚,该说的话,还是调理不乱,说得清清楚楚。

柳丝琪听完,抬手抱起旁边方桌上的茶杯,也不管茶水凉透了,咕噜咕噜灌了下去。

一杯凉茶下肚,她清醒了。

小王爷刚刚说,新帝暴戾不仁,恐有一天对各地藩王动手,为了求得先机,希望她能去到新帝身边,以西施妲己之计,献媚于新君。

新君。

天下谁人不知晓,如今宫中的那位天下共主,是个大凶神。

新帝本不是大行陛下看重的储君人选,听说在皇子中,甚至是个排不上名号的。大行陛下病中时,几个皇子为了太子之位挣得你死我活。

偏生就是这位平日里一声不吭的七殿下,直接率军冲出重围,踏破禁宫大门,剑指榻上的皇父。大行陛下不是对外宣称的病故,而是被当时的七殿下,亲手杀死的!

不但如此,还有人说,在这位陛下登基的时候,那几个争夺皇位的殿下,全部都死在了这位陛下的剑下。

新帝登基,乌云盖日。

登基不过一两个月的时间,死在新帝手下的人数众多。从后宫的妃嫔宫侍,到前朝的臣子将领。朝野上下,人人自危。

悄悄地,就流传开了新帝的另一个称呼。

暴君。

去这位暴君身边当妃子,怕不是要即刻暴毙吧。

“王爷说的……”柳丝琪一直和这个养兄不亲近,这个时候说话,极其艰难,努力婉转也委婉不了几分,还带着两分迷茫,“当真不是醉话?”

褚子墨眼神固然充满对柳丝琪的歉疚,可他还是坚定说道:“不是,琪妹妹,为兄是认真的。”

柳丝琪扣着茶杯,愣愣地。

柳丝琪只觉她没睡醒。不然怎么会梦见堂堂镇南王府的王爷,将一个不得了的大计,托付在她一个混吃等死的后宅小女子身上?

柳丝琪小心翼翼起身,绞着袖子边缘,低着头声音都细细地:“王爷,我没睡醒,头疼得都有幻听了。我先回去睡一觉。”

褚子墨只觉小姑娘稀里糊涂的模样,又可怜又可爱,有些好笑。

“琪妹妹,为兄的话无论何时都可以重复给你听。是真的。”

是真的!

柳丝琪吓得摇头摇地都残影了。

“不不不不不不,我,我不敢。”

柳丝琪吓得小脸煞白。

她是真的不敢。

专讲京城小事的话本里提到过,在暴君登基之后,还有人给暴君身边送过女子。可暴君似乎是个,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之人。那送进去的女子,大半都横着抬了出来。

让她去在暴君身边做一个细作,还是以妃子的身份,怕是给她一百条命,也撑不到过年啊!

褚子墨略有犹豫。

此计,全是他的谋士所想。

谋士偶然间相遇柳丝琪,惊鸿一瞥,就心生此计。

柳丝琪相貌生得格外娇美,笑唇憨憨,无辜而清澈。此等容貌若是作为武器,定然能成为一大制胜法宝。

褚子墨多有想法。

若是当真把这个养妹送出去,他心有不甘。

可是……送出去之后,说不定等待他的,就是另一番的造化了。

养妹固然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固然令他心中不舍,也抵不过他心中所求。

“这也是父王的遗愿。”

褚子墨敲击长案,长案上,还是老藩王时期习惯的摆法,左边的堆册,右边熏炉。红翅木的笔架上,还有柳丝琪幼时留下的小痕迹。

柳丝琪起身往外退的动作一顿。眸子眨了眨,垂眸不说话了。

“你也知道,父王还在时,先帝对我等藩王早就有些动作,全靠着父王多年战功赫赫,守卫南地有功,才让先帝对我镇南王府稍有留情。只现在的这位新君,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琪妹妹,这是父王的一生心血。他那么疼爱你,你不会对父王的遗愿都置之不理吧?”

“如果没有你,为兄当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新帝暴戾,怕是顷刻间就会让我镇南王府不复存在。琪妹妹,为兄如今能依靠的,只有你了。”

柳丝琪沉默不语。

这里是她生长了十五年的镇南王府。义父对她很好,从小就宠着她。义母虽然严厉些,可一直教她规矩,都是为了她好。郡主姐姐与她姊妹玩闹,多年来姐妹情分不是外人可比的。

就连小王爷,因为是兄长,虽然不是很亲近,但是她还记得,这两年他送来的,几乎堆满一个耳房的礼物。

他也是记挂着她这个妹妹的。

那些年,她过得很快乐。

她真的怕死。怕前脚走到暴君身边,后脚就被掐断脖子。

好害怕。

可是……

镇南王府是她的家。

她的家人这么信任她,将此等重要的事情托付给她。

柳丝琪想了一下自己答应的后果。

浑身是血的她曝尸荒野,还是脑袋被摘下来当摆件?或者索性五马分尸了?

柳丝琪只恨自己素来爱想,想什么都宛若现实,真的吓得她浑身打哆嗦,眼泪都忍不住了。

“……好。”柳丝琪牙齿碰着牙齿,哆哆嗦嗦地答应了。

王府养育她十五年,她也要庇护王府的大家。

刚答应下来,柳丝琪泪珠儿也跟着滚了下来。

她哪里是答应了去做细作,分明是答应了去送死。

*

通向济州府的路宽敞平整,两匹枣红色高头大马并排哒哒哒,马车前案跟着车夫并排坐的青裙丫鬟撩起一点帷布,低语:“姑娘,快到了,您醒醒。”

足有五尺宽的马车厢内,柔软的棉垫上侧卧着一少女,闭着眸呼吸轻盈。

柳丝琪睡得不沉,稍有动静就睁了眼,她揽着身上薄薄一层绒被起身,腮边睡出了半边的红印。

刚醒来,她睡意朦胧,眸子里还潋滟着水波浅浅,纵眼神没有聚焦,懒懒靠着方枕发呆,也不掩其灼然桃花颜的倾城之色。

这个丫鬟是临出府时新拨给柳丝琪的,虽然不是第一次见着柳姑娘,这一路跟着伺候也有七八天的光景,但这丫鬟还没有习惯新主子的柳貌,又一时看呆了。

亏着之前柳丝琪身边的丫鬟都留在了府中,此次才有她近距离服侍柳姑娘的机会。原来镇南王府中,所有人都说若论容貌,当属柳姑娘,以往她未曾去过后院见过柳姑娘,一直以为传言有所夸大,如今看来还是真的。

也许就是因为柳姑娘相貌倾城,才会在这一次被小王爷选中,送来济州府去服侍大人物。

这么一想,丫鬟看柳丝琪的眼神,不自觉多了一份怜悯。

柳丝琪无视了那丫鬟的眼神,只睡得久了,轻微活动了肩臂。

马车颠簸,车厢外是人声往来。

柳丝琪捂着唇小小打了个哈欠,杏眸蒙上了一层视死如归的淡定。

快到了,她千里来送命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